首页 > 校园职场

夫人今天和离了吗免费txt全文全集 叶玉季睿小说阅读

阳光文学 校园职场 2020-06-20 11:49:23
  • 夫人今天和离了吗全集版免费阅读-夫人今天和离了吗(叶玉季睿)免费小说完本全集版阅读

    夫人今天和离了吗全集免费阅读

    主角是叶玉季睿的小说内容无删减大结局全章节

    点击在线阅读>>

夫人今天和离了吗是阳光文学推荐的热读小说之一,整篇叶玉季睿小说构思另辟蹊径,情节耐人寻味,夫人今天和离了吗小说主要讲述了关于叶玉季睿的精彩故事:叶玉作为相府夫人二十年,直到有一天知道自己身中剧毒只有一年的寿命,才得以解脱。从遇到季睿开始,这悲剧的一生终于可以结束了。这个人恨着自己,羞辱自己,却在知道自己...

叶玉季睿小说夫人今天和离了吗全集免费阅读:

季睿纳妾那天,叶玉因为头天晚上咳嗽得彻夜难眠而醒得晚了些,她正睡得迷迷糊糊,隐约间听到外边有谈话声,便叫了一声:“妙晴。”
外边的声音戛然而止,不一会儿,妙晴便走了进来。
“夫人,您醒了吗?昨晚您一宿没睡好,还是再多睡一会儿吧!”
叶玉拉开了床帘:“是前院来人了吗?”
不然她这院子平日里可是静得很。
“嗯,今天大爷……纳妾,夫人您是正妻,老太太差了人过来叫您过去,不过已经被奴婢打发走了,夫人您就好生歇着吧!”妙晴实在是不想让那些糟心事扰了夫人。
叶玉微微一笑:“也是,这么大喜的日子,我就不去扫兴了。”她见妙晴眼圈也是重得很,难掩疲惫,知道她定是守了自己一夜。
“妙晴,”她伸出手,“上来陪我躺一会儿,我想跟你说说话。”
妙晴一惊,赶紧把她的手放回了被窝:“夫人您可别着凉了。要说什么话,奴婢坐在这里陪你说就是了。”
“又不是没有一起睡过。”叶玉不肯松开她的手,在被窝里左右拽着,“上来嘛!陪陪我。”
这难得的小女儿姿态,就仿佛是回到了还未出阁之时,那个天真烂漫的叶家大小姐。妙晴哪里挡得住她的撒娇,当下便心软了。
“好好好,夫人您先放开奴婢。”
叶玉松开手捂着嘴笑:“怎么倒像是我在调戏良家妇女呢?”
她床里边让了让,给妙晴腾了位置,妙晴脱了鞋袜和外衣在她身边躺下,又不敢靠得太近:“夫人,您冷不冷?”
叶玉拍了拍两人之间的缝隙:“冷。”
妙晴便靠近了贴着她。
“以前在叶府,我们经常一起睡呢。”叶玉有些怀念,“那时候还敢和我吵和我置气,多能耐啊!现在就奴婢奴婢您您的。”
妙晴有些不好意思:“都多久的事了?那时候奴婢不懂事。”
“要是能永远不懂事就好了。”叶玉叹道。
“夫人,”妙晴试探地问道,“您真的已经……不爱大爷了吗?”
叶玉没有回答,她在想她当年爱着的,应该是那个把她捧在心尖上的季睿,可不说那个季睿只是伪装出来的,单说他们如今隔着的种种,哪里还能说爱?
妙晴大概也是自觉失语,转而换了个话题。两人这么说了一会儿话,妙晴大概是真的累了,渐渐地就真的睡着了。
叶玉静静地听着外边的敲锣打鼓声,好热闹啊!
季老夫人知道叶玉不来,脸色不大好地冷哼一声:“她倒是摆起架子来了,纳个妾怎么了?”
旁边终究是有人看不过去:“老夫人,虽是纳妾,可大爷按照娶妻标准来,这不是不给大夫人面子嘛。”
老夫人虽然恼自家儿子为一个青楼女子这么兴师动众,可也更看不惯叶玉。
“不给她面子?她有什么面子?要不是睿儿念着旧情,她有资格坐在这大夫人的位置上吗?这后院哪个不比她更合适?”
“母亲。”季睿的语气有些不悦,季老夫人虽然也不悦,但也终究是没说什么了。
季睿又看向了那个传话的下人:“你见着夫人了吗?”
下人不解他为什么有这么一问:“没有,夫人在房里,是妙晴姑姑传的话。”
“嗯。”季睿的表情看不出喜怒,“既然夫人身体不适就算了。”
前厅客人不少,一来季睿这丞相的身份朝廷上下少不了巴结他的,二来大家都听说了季睿对新夫人的重视,都存着看热闹的心。
于是大半个京城都来了。
这还不算稀奇,最让众人惊掉下巴的是,连林将军都来了。
这林枫和季睿在朝廷中一文一武斗了这么多年谁不知道,突然间出席季睿的纳妾宴会上,可把众人都吓到了。
季睿目光不明地看着林枫。
林枫一身白衣,温文尔雅,不说还真看不出来是个将军。
他目光在季睿身后搜索了一圈,没有看到想要看到的人,想到那个人现在性命堪忧,再看到这到处大红色的喜堂,只觉得恨不得马上就掐死那个身着喜服的男人。
然而他的脸上还是笑着的:“恭喜季大人娶得美妻了。”
他们本就相看两厌,刚刚林枫目光搜寻的动作也没逃过季睿的眼睛,对于这个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,他连戏都懒得做。
“纳妾而已,劳烦林将军了。”语气也是冰冷一片。
“啊?”林枫故作迷茫,“我见这阵仗,还以为季大人是休妻再娶了。”
“休妻?”季睿冷笑,眼里蕴藏着滔天怒意,“你做梦!”
宾客们也都发现这两人之间的紧张气氛了,纷纷停止交谈,放下酒杯,偷偷看这两人的好shbgwx.cn戏。
林枫敛了敛笑意,看起来他并非无情,可又为什么再三这般羞辱玉儿。
“既然不是娶妻,那就打扰了,贺礼我也带回去了。”他一抬手,下人马上又把刚刚放下的贺礼抬了起来,“等到下次季大人娶妻之时,我再来。”
看戏的众人心里一片唏嘘,还能这样吗?
季睿自然是没把他那贺礼放在眼里:“就不劳林将军费心了。比起本官,林将军还是多操心操心自己比较好,这么一大把年纪还没个枕边人,莫非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
众人的耳朵都竖起来了,惊天内幕啊!丞相这是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,统帅三军的当朝大将军林枫,不说他那翩翩公子的长相,光是这个身份,多少人削平了脑袋想往将军府里塞人,然而别说娶妻了,这位将军都年过30了,还连个妾侍都没有,大家都在私底下传,这林将军是不是有什么隐疾。
现在季睿问出来了,所有人声都不敢出地等着答案。
即使是这么被人触及男人尊严,林枫也不见恼,反而意有所指地一本正经回答:“确有一些难言之隐。”
宾客们终于忍不住窃窃私语了,想必不出一日,整个京城都要传林枫的隐疾了,还是本人亲自承认的那种,不知道京城里要有多少芳心碎了一地。
只有季睿听懂了其中之意,脸色铁青,一直到林枫已经离开了都没缓过来。
然而气愤之余,心里还有一丝疑惑。
林枫对叶玉的感情是他们两人都心照不宣的事情,但叶玉嫁了过来,林枫再怎么守身如玉,也未再与叶玉有过瓜葛。两人朝堂上斗了这么多年,也都是公事公办的态度,林枫从未向今天这般明目张胆地用叶玉挑衅。
为什么是今天?他的心里埋下一丝不安。
林枫的心情也不好,旁边的副将看起来小心翼翼:“将军,你不是一直怕破坏他们叶小姐会难做吗?怎么今天……”
“哼,”林枫冷哼,“你以为我还会希望他们和和美美,继续忍声吞气吗?”
他已经做了决定,一定要把玉儿带出来,然后就算是求着,也要遍寻名医给她治病。

夫人今天和离了吗完本阅读

季睿喝得有点多,他头有点晕,走路的步伐却依旧稳健。
喜娘在旁边说了一堆他都听不太清楚,只知道最后大家都离开了,给了他一个喜秤让他掀盖头。
季睿拿着那喜秤发了半天呆,才终于向床的那边看去。
床上的女人身着大红嫁衣,本来她只是个妾,哪里有资格穿这大红色,只是季睿坚持而已。
余惜雪现在很紧张,她本来只是一个青楼女子,能被赎身就已经是天大的好运了,却没想到还能这般风风光光地嫁进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丞相府。
她坐得端端正正,双手却紧张地绞着帕子,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,才能在盖头被掀开的那一刻,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那个男人。
眼前的昏暗被一片光明所取代,余惜雪知道她的红盖头被掀开了,她慢慢抬起头:“大人。”
眼前的男人剑眉星眼,让人一眼便沦陷。这京城有名的公子哥,她大都见过,可那些年轻的公子哥不会有他这么好看,更不会有他这般散发着成熟的魅力,穿着喜服的样子有如天神下凡一般。余惜雪的眼里满是痴迷。
然而她刚含情脉脉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话,就见季睿皱了皱眉,她刚想探究这个人的想法,只见季睿手一松,喜秤垂了下来,红盖头重新盖上。
余惜雪完全弄不懂这是什么情况了。她只能听到一阵脚步声,然后是房门打开、关上的声音,她知道,季睿这是离开了。
为什么?自己做错了什么吗?旁边红烛流出蜡水,仿佛泣血的眼泪。
馨园里,叶玉正在桌旁写字,大概是白天又陪着妙晴睡了一会儿,这会儿还没有睡意。
外边突然传来了吵闹声,叶玉听到了季睿的声音,不由皱起眉,急忙放下笔。
今日他不是新婚吗?怎么来了这里?
季睿是被人扶进来的,他的脚步虚晃。明显是喝了不少酒,已经醉得不轻了。
叶玉心里皱起了眉,脸上却是半分情绪都不显地迎了上去。
“这是怎么了?”她问向扶着季睿的贴身小厮福贵。
福贵赶紧回她:“夫人,大爷喝多了。”
“今日是他成亲的日子,就算是喝醉了也该去雪夫人那里。”叶玉语气平淡地叙述,尽管她的心里其实已经不悦了。
“可是……”福贵也是一脸为难,“大爷他就是要往这里走,我们拦不住。”
“新婚之夜宿在别的院子里成何体统,快把大人送去雪夫人那里。”
叶玉虽然不管这后院之事,但也毕竟是这丞相府名义上的当家主母,一时间也确实把下人们唬住了。他们又开始手忙脚乱地把人往外袋。
然而季睿却一把推开扶着他的人:“滚!”被他推开的人后退几丈远,把桌子上的茶壶也碰倒了,乒乒乓乓碎了一地。
连叶玉都吓了一跳,不知道季睿这是发的哪门子疯,下意识就想离远一点。然而下一刻,摇摇欲坠的季睿就抱住了她。
叶玉起先只是不动声色地想松掉抱着自己的手,无果后挣扎的力气也大了些,可季睿那力道,就像是在抱着什么稀世珍宝,死也不撒手,他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叶玉身上,叶玉不得不靠着桌子才能扶住他。
再好地伪装也坚持不下去了,叶玉脸色变得难看起来。她见众人都不动,语气又严厉了几分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把大人拉开?”
众人面面相觑,这大爷抱着自己妻子,他们哪里敢拉?
“夫人……既然大爷执意来您这里,不如就让他留宿馨园,雪夫人那边,我会去解释的。”
福贵战战兢兢地说完,使了个眼色,一众人便麻溜地溜出去了。
叶玉面露无奈,她知道这下季睿留宿已成定局了,总不能让她扛着这个大男人去余惜雪那里。
“夫人!”妙晴从门外进来了,看到季睿,她也是神色复杂,她既怨季睿对叶玉不闻不问,又在心里希冀着叶玉能够得到他的宠爱,“大爷今晚要在这里吗?”
“嗯。”叶玉握住了季睿的手,“过来搭个手,把大人扶床上去。”
“诶!”妙晴赶紧应下。
两人把季睿往床上扶,也许是因为被叶玉牵着,季睿尤其听话,乖乖地躺到了床上。
“去打盆热水来,然后吩咐厨房煮碗醒酒汤。”叶玉继续吩咐,看到妙晴出去后,又开始为季睿宽衣,脱鞋,把被子给他盖好了。
妙晴已经把热水端来了,叶玉拿过毛巾为季睿擦脸。
即使内心一片麻木,叶玉依旧是动作轻柔地做着一位妻子该做的事情,突然,季睿拉住了她的手,力道大得可怕,仿佛要捏碎她一般。
叶玉吃痛微微皱眉,她本来以为季睿已经平静下来了,不知道这又是在发什么酒疯,只能以不激怒他的力度不动声色地想把手抽出来。
季睿的力度却丝毫没有松下来的意思,叶玉看着他因为酒后而有些发红的眼睛生了几分不安,挣扎的动作也不由地大了起来。
季睿似乎被她的动作***到了,突然手一***,翻身之间就把叶玉压在了身下。
叶玉和妙晴同时发出惊呼。
她的脑袋虽然被季睿垫在后边的手护住了,但身体这么被摔到床上,还是有些疼痛的。
“大人!唔~~”叶玉刚叫出口,马上就噤了声,因为已经被一片柔软的嘴唇堵住了,季睿亲吻的动作起初还算温柔,然后又越发***起来。
妙晴愣了一下后赶紧转过了身子没去看他们,又因为担心不敢离开。
等叶玉都快喘不过气了,季睿才终于离开。
“夫人。”妙晴无措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“还不滚出去!”季睿带着怒气的声音传来。
妙晴犹豫了一会儿,只能应下:“是!”
现在压在自己身上的季睿,就像是一只野兽,让叶玉有些厌恶,但她很好地把那丝厌恶藏了起来。
密密麻麻的吻落了下来,叶玉听到季睿在她呼唤:“雪儿。”
既然念着那位雪夫人,为什么又非要来自己这里,叶玉本来以为自己的心已经死寂了,却突然感觉到了抽痛,她***地想挣扎,却怎么也挣不脱季睿的禁锢,只能带着怒气低吼:“季睿!”
埋在她颈间的季睿停了下来,还没等叶玉松口气,却又马上更加***地动了起来。
叶玉刚开始还在挣扎,后来就慢慢放弃了。矫情什么呢?也不是第一次了,况且本来就是夫妻,就算是他把自己当做了别人又能怎么样呢?
这么多年了,叶玉学到的最擅长的事情,就是认命。
只是最后被折腾得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,却感觉身上人的动作轻柔了起来,可以让人联想到那人脸上的柔情。
叶玉已经没有力气睁开眼睛去辨别季睿的表情是不是她想的那样,她只是恍惚地想,季睿对他那位雪夫人倒是真爱,只是不知道明天发现自己走错了房会是什么反应。

本站推荐理由

书内书外、一虚一实相互交错,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,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。他跟你对话时,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。

点击免费阅读夫人今天和离了吗所有章节!

叶玉季睿小说仅代表夫人今天和离了吗作者观点,不代表好阳光文学网导读网立场。

阳光文学网推荐

阳光文学网排行

欢迎访问阳光文学网导读资讯网

声明 |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!

若无意侵权,烦请联系2438514686@qq.com删除

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